广州文艺网站:http://gzwy.qikan.com

广州文艺2006年第9期  文章正文

梅·兰·菊·竹

字体:


  梅,总使我想起,毛泽东笔下的那个“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从中笑”的绝代佳人,一分柔情,一分执著。梅,又总让我想起高明的“不是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梅尧臣的“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总之,梅,有着太多的文人情结。它勇敢,坚毅,不畏严寒的精神,触动了一代又一代文人骚客的笔锋。

  现代人之所以与梅无缘,大概是因为梅长期深居山中,很少露面的缘故吧。但这丝毫没有减弱人们对梅的偏爱,反而平添了梅的神秘色彩。梅的果实梅子,人们就比较熟悉了,世上还留有“望梅止渴”的典故。不知你是否喝过梅子汁,那可真是一种享受,一次醉心的回忆。入口时苦涩苦涩的,直让你眉头紧皱,苦涩过 ……阅读全文

主办: 广州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