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艺网站:http://gzwy.qikan.com

广州文艺2015年第2期  文章正文

芭蕉

字体:


  我落寞得太长久了,以致于不记得已有多久。我有时听见从我身旁经过的人说落寞这个词,我想笑,除了我,这个世界还有谁更了解落寞?我究竟落寞了多久我已记不清了,是五千年?还是八千年?甚至是万年?头痛,真的记不清了。

  我究竟是个什么生物一直很难界定。自从女娲造人起,那天她把我拿在手里,捏了又捏,团了又团,可就是没有捏成人形。那时她不知是怎么了,似有想不完的心事,以及作为一个女人的瞬间的莫名与虚空,于是,她许是忘了捏我,只是团我、揉我。从我之后她不再捏人了,而是改用柳树枝去甩,一甩便有许多的人活了。我既没被捏成,也不属于甩成,仅被她拿在手里,被她手心的汗所湿,被她瞬间的落寞情 ……阅读全文

主办: 广州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