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艺网站:http://gzwy.qikan.com

广州文艺2017年第9期  文章正文

父亲的孩子在哪里

字体:


  一

  父亲的孩子在哪里?秦马脑袋里冒出这句话时,感觉特别荒唐——父亲的孩子在哪里?我不就是父亲的孩子嘛!他们怎么还怀疑父亲除我之外还有别的孩子呢?荒唐!

  這些天的奇特遭遇让秦马觉得自己成了卡夫卡笔下的人物。

  秦马不但是他父亲的孩子,而且还是父母的独生子。父母于1980年结婚,正赶上独生子女政策掐得特别严的年代。1982年,秦马出生,是个带把儿的男孩,父母一下子就放心了。一个孩就一个孩吧,至少秦家的香火算是传下去了。

  父母在产业工人下岗大潮没来临前就辞职自己干了。起先是做水产,在市场上租个摊位卖蛤蜊,后来买了辆出租 ……阅读全文

·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主办: 广州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