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艺网站:http://gzwy.qikan.com

广州文艺2017年第9期  文章正文

大水天上来

字体:


  1.下雨戴草帽

  我赤脚走路,我习惯赤脚走路。拐弯就是沟渠,沟渠流到了堰塘,堰塘一个一个,在我家右后方连接出深潭,深潭有个好名字,叫無忧潭。夏天雨水淋漓,路面湿漉滑脚。我走在泥水中,落脚都是泥巴,泥巴是沙泥,不那么黏脚,但总有些沙土和碎屑挤进脚丫里痒痒着。水洼水沟水塘,向我挤眉弄眼,来吧来吧,那明晃晃的水光召唤我的脚。边走边洗,边洗边走,我的脚修长结实。

  我其实怕下雨,那瓢泼的哗啦的雨……大水天上来,水流从我们房屋所在的高台冲下,在土台坡路挖出沟壑。万千沟壑,雨水的皱纹。那从古代来的雨水,动不动就老调重弹,那坡路,不晓得多少年代的坡路,青苔遍布,那 ……阅读全文

·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主办: 广州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