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艺网站:http://gzwy.qikan.com

广州文艺2017年第11期  文章正文

荆江某段

字体:


  长江在这一段叫荆江。荆江九曲愁肠,不是人们想象的一泻千里,地图上就看得到。浩浩江流在这儿格外纠结,好像事情没想清楚,精神有些错乱。荆者,荆棘也。为什么叫荆江,就是长满荆棘的江。这儿很险,有“万里长江,险在荆江”之说。这儿的水乱,风乱,怪事儿不断。前几年,一条游轮在荆江监利段好好地航行,突遇强风,那么大的船竟几分钟翻沉了,死了四百多人,十分诡异。唉,谁叫它在北纬30度上呢?

  荆江的一个船业社就在这里,岸上主要住着一些孤老头子,老船工。年轻时在水上飘荡,四海为家,也就不想结婚,到老了孑然一身,自己弄个小灶开伙做饭,喝点小酒等死。这种人在船业社有五六十,生活一样,死法各 ……阅读全文

主办: 广州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