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艺网站:http://gzwy.qikan.com

广州文艺2018年第4期  文章正文

最初的,最后的

字体:


  七天以后

  起初,我跟妻子都不想要孩子。婚后两年,动静全无。父母见面,免不了要板起面孔数落一顿。父亲说,你们住朝南屋,吃陈年谷,还有什么可担忧的?母亲说,没有孩子会招人家说闲话的,做人嘛,都是眼睫毛遮着看的。她的意思是,没有孩子,就仿佛眼睛上面没有睫毛,怪怪的。即便我们如此违拗,母亲还是从未间断地给我们送来水果和点心。我们在神所造的两个大光——昼与夜之间,饱食终日,也就有了“无所事事”的愧意。因此,“非典”过后,我们即奉双亲之命,连夜造人。

  孩子出生了。是女孩。刚从母体出来,尚带污垢。医生把她放在浴盆里浸洗之后,她就变得全身光洁了,就像一本经书写的 ……阅读全文

主办: 广州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