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艺网站:http://gzwy.qikan.com

广州文艺2019年第4期  文章正文

夜鸢

字体:


  1

  夜已经很深了。妻子翻了个身,还是没忍住,说,老徐,今儿你做得过分了啊,昨儿你上班前我怎么给你说的?

  被叫作老徐的男人搔搔脑袋,想了一会儿,仍没有想起来,怎么说的?

  我叫你今儿早点回来,你是不是答应得挺痛快?——可是你呢,什么时候回来的,都这个点了,你还有脸回来,我说的话是不是你全当耳边风了!

  老徐嘿嘿笑笑,很讨好,说,那哪能,你是咱家领导,领导的话哪能含糊呢,这不临时出个事嘛,走得急了,就这还没处理完呢。

  妻子更生气了,把枕头掷给他,那你接着去处理吧,别回来算了。——他这次确实不像话,平常 ……阅读全文

主办: 广州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9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