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艺网站:http://gzwy.qikan.com

广州文艺2019年第4期  文章正文

乡村布鲁斯

字体:


   一

  在这最繁华的都市,在深圳的明天音乐节,那遥远黄河畔黄壤平原深处的瞎腔,那被尘埃和偏颇覆盖的唱词语调,那种弦乐,是谁的故土?有谁还反顾?这乡间卑贱的瞎腔,悲抑的,嘶哑壮阔,撕声裂帛,我土地的瞎腔,被最潮的那些人士,说成是中国北方的乡村布鲁斯,人们认同了七情六欲,认同了无论乡间和都市都会面对的问题,死亡与衰败。

  那夜,瞎腔《老来难》使都市的眼不再空洞,而潮润,落泪,在这个金融、钢铁、前卫的城市,在这巨大的广场,竟然开启的是瞎腔的凯旋门。你认的那个老人,在晚上的舞台,戴着墨镜,拉着坠胡,使人不舒服的是他拉坠胡的手腕上,竟然是一个乌木的手串,自己的 ……阅读全文

主办: 广州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9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