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艺网站:http://gzwy.qikan.com

广州文艺2019年第10期  文章正文

家族事件

字体:


  在一个吊诡的春天,我的父亲迎娶了他的第二位太太,也就是玉珂小姐。玉珂小姐比我大上三岁半,圆圆的脸蛋看起来很亲切。娶第二位太太是我母亲的主张,自从奶奶去世后,父亲情绪很是低落,也不知母親怎么想的,就自作主张替父亲张罗了这门亲事。一开始我总觉着家里突然多了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女人感觉怪怪的,但久了也就习惯了自己有个小妈的事实。

  玉珂左耳垂下方有颗淡褐色的小痣,那颗痣看起来很像偶然停留在耳畔的小飞虫。就是这颗痣母亲认定了玉珂是我们方家的一员,在我们方家,人人耳垂下方都有一颗痣,爷爷、奶奶、父亲、母亲、我和弟弟。虽然有颗痣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但我们家祖上历来很重视这痣,称之 ……阅读全文

主办: 广州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