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艺网站:http://gzwy.qikan.com

广州文艺2019年第11期  文章正文

科学与情感

字体:


  嘉应黄公度算是晚清特别推崇“奇技淫巧”的诗人。所谓“技进乎道”,他不仅“吟到中华以外天”,关心异域事物,而且写下了这样的诗:

  星星世界遍诸天,不计三千与大千。

  倘亦乘槎中有客,回头望我地球圆。①

  写诗之时,黄公度正好乘船从日本横滨前往美国。大概远渡重洋的稊米微身之感刺激诗人的诗思逸出小小寰球,使诗人想出天外,诗里所写的槎中客,转译成现代汉语的表达,说是“星际人”,肯定不算拉郎配。诗人说天上有很多星星,多到不是佛书所说的三千大千世界所能描述的,这可以理解为诗人所看到的“世界”不再是佛书所描述的世界,而是从新的知识构型中看到的全新的 ……阅读全文

主办: 广州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