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艺网站:http://gzwy.qikan.com

广州文艺2020年第7期  文章正文

集腋曲

字体:


  陌生的游戏

  假期旅游的途中,我们在一处瀑布底下打过扑克。打到一半的时候我们意识到今晚不可能赶得上火车,因为我们赶不上从乡下开往镇上的三轮摩托车,更赶不上从镇上去往城里的巴士,更别提远在城郊的火车站了。兜里的几张火车票正在逐分逐秒变成废纸。我们似乎都感受到了这一略带灼热的过程。正因如此,我们打牌打得更努力了,希望能从对方身上捞回一些经济上的安慰。打到最后,我们发现自己输得越来越多,开始有了火气。我们开始争着成为那个“输得最多的人”,尽管我们都不清楚自己具体输了多少,但是都声称自己身上的钱都输得差不多了。仿佛那个“输得最多的人”可以享有最高的话语权。后来,我们一致决定 ……阅读全文

主办: 广州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