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艺网站:http://gzwy.qikan.com

广州文艺2020年第7期  文章正文

黑羽毛的鸟 

字体:


  那会儿,雾障还没有包围男孩家的院坝。

  鸟老倌从女人房间里溜出来,没想到男孩正站在门边。鸟老倌笑着摸了摸男孩的头,抬头看看空旷的天空,出了院坝,脚步轻巧得仿佛漂浮在石板街上一般。鸟老倌瘦削的背影逐渐在男孩视野里消失,男孩觉得鸟老倌模糊的轮廓像极了一只在梦境中遇见的怪鸟。院坝外,古榕树上停栖着的最后一窝云雀正赶在夜幕降临前飞往乌拉河的对岸。河岸不远处,群山高低起伏连绵不绝,像是河水冲激而成的一排巨浪,灰白的雾障氤氲在山腰。那窝云雀投往树林中后,雾障很快就把树林吞没,并缓慢向男孩家的方向漂移而来。掌灯时分,男孩家的院坝四周已笼罩在浓稠的雾中。远山近树,就连偶尔从院坝外面 ……阅读全文

主办: 广州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