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艺网站:http://gzwy.qikan.com

广州文艺2020年第8期  文章正文

钢的尺

字体:


  1

  余全顺在重症病房里醒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手以后还能不能干活?这也是余全顺三十六个小时之内说的唯一一句话。余全顺的这句话是对着自己裹在白纱布里看不见的右手掌,对着一旁站着的一群白衣天使说的。护士们觉得余全顺问的这个问题十分幼稚可笑,就安慰余全顺说,现在想的不是工作,而是安心养病,至于能恢复到什么程度,不是取决于医院的治疗水平,而是取决于病人的个人心态。懂吗?

  余全顺当然懂。他何尝不想安心养病不去想其他问题,但是他做不到。余全顺现在不仅要想许多老问题,还想许多新问题,这些问题都是他过去想都没想过的问题。余全顺怀疑这些问题是从哪里突然冒出来。< ……阅读全文

主办: 广州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