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艺网站:http://gzwy.qikan.com

广州文艺2020年第12期  文章正文

里屋

字体:


  我很早习惯独处,后来需要独处。几岁的时候,我有一个里屋,我一人住,可以在枕头旁放一只松鼠,是我从野外树洞掏来的,有时上学,把它笼在袖里。我不在时它并不乱跑。我还可以尽情地尿炕,不用担心别人。常常是做梦,着急撒尿,好不容易找到隐蔽处,梦里想,哎呀,这下可不是做梦,放心尿吧。背下热乎乎,于是醒了。沮丧地躺在原处,靠体温把褥子暖干。这时会望纸裱的窗户,黑沉沉的。大姨家的表哥告诉我,睡不着就数数。我于是数窗棂,听外面风声,慢慢迷糊了。但往往是窗纸泛白时才真正一枕黑甜。

  我后来渐渐知道,一个独立的物理空间,对人的心智成长多么重要。人一生欲求再多,贪念再多,最终真正需要的,不 ……阅读全文

主办: 广州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1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