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艺网站:http://gzwy.qikan.com

广州文艺2021年第2期  文章正文

杀羊的理由

字体:


  土城墙上的乌拉草,一直没有人割。这里的农家烧饭取暖都用自家田里的玉米秸秆。玉米年年都要种,秸秆年年都产生出来。玉米田广大,而烧火的炉灶只有一个。成捆的秸秆排着队等待进入那个唯一的灶坑。往往去年的还没烧完,今年的已经又成捆地运回来了。玉米秸秆在炉灶前发生了大面积的拥堵。农民就把秸秆堆成高高的柴垛。一年又一年,柴垛越垛越高。柴垛越来越多。似乎永远也烧不完了。偶尔谁家的柴垛着了火,没有人救火,都站在那里看热闹。柴垛的主人也不急不慌,脸上还忍着笑。好像是柴垛等得不耐烦了,自己把自己点着了。等巨大的柴垛着落了架,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一股清凉的风透了进来。围观的人散去,像刚看了一场野台子戏,意犹 ……阅读全文

主办: 广州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1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京ICP备10216796号-8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