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艺网站:http://gzwy.qikan.com

广州文艺2021年第2期  文章正文

棕皮手记2020

字体:


  君子疾末世而名不称焉

  存在是无法选择的,人被无名者抛入世界,成为名。语言(名)就是存在,此在。孔子说:“必也正名乎。”“不学诗,无以言。”没有语言此在,人就不存在,就是黑暗无言的动物性生命那种存在。野史说,唐代诗人宋之问读到外甥刘希夷的这两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顿起杀心。他在有司上班,就命令外甥把这两句诗让给自己,刘希夷不干,这是出让自己的最高存在(刘希夷在此)呵!宋之问就用土袋把他压死了(由于土袋这个细节,我相信是真事)。改几个字,署上自己的名。为语言而杀人,为“千秋万岁名”这种形而上、时间——为一首诗(语言)而杀人,为“吾丧我”而杀人,这是典 ……阅读全文

主办: 广州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1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京ICP备10216796号-8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