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艺网站:http://gzwy.qikan.com

广州文艺2021年第8期  文章正文

庚子札记

字体:


  “随身带”

  袁枚所著《随园诗话》有一则,道及他自己如何从“村童牧竖,一颦一笑”中汲取作诗的灵感,举了两个例子。一是:十月中,听到随园里的挑粪工,在梅树下喜滋滋地说:“有一身花矣。”作了两句诗:“月映竹成千个字,霜高梅孕一身花。”另一是:他二月出门,送行的野僧说:“可惜园中梅花盛开,公带不去!”他也作了两句诗:“只怜香雪梅千树,不得随身带上船。”挑粪工和野僧不会写诗,但出其不意的一句话令才子倾倒。

  从十月严霜里满树的梅花到春天浩瀚的梅花信,都不能“随身带”,实在是亘古之憾。最大限度地缩小范围倒是可行的。陆机的名作《赠范晔》:“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 ……阅读全文

主办: 广州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1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京ICP备10216796号-8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